滚滚圆滚滚

矮矬穷 土圆肥

【伞修】你还好吗?

大概有ooc吧
我承认自己懒癌晚期
想到很多就是不愿意写长
今天起基本是连肉渣都没有了


第十赛季结束了,纵有太多不舍一切也到了结束的时候。叶修在自己的房间里整理着行李,动作很慢,仿佛还未从赛后因过度使用双手而导致的脱力中恢复过来。

“叶修,你真的要走了吗?”陈果站在门口,背影显得有些落寞。
“是啊,不走难道老板娘你养我一辈子啊?”嘴里叼着根烟,头也不回,依旧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。“我说老板娘,战队那里事情很少吗?”
“行行行!”陈果翻了个白眼,蹬蹬蹬地离开了叶修的房间,“人家好不容易去关心一下,就这态度?!不在最好,就没人来气我了!”嘴上是这么说着。

送走了陈果的叶修,一屁股坐在床上,狠狠吸了口烟,然后把它掐灭。这时候苏沐橙来了。见来人,叶修的脸上换上了淡淡的笑意。
“哟,沐橙你也来啦。”
“嗯,我想,这张卡应该给你。”
低头扫了眼苏沐橙双手紧握着的卡。那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卡了——秋木苏。

一时间,两人无话。

“不了,就放在你这里吧,这是你哥哥的东西。”垂着眸,过往慵懒的姿态竟无法在这人身上找到一丝一毫。这或许是除了游戏之外唯一能够让他认真对待的事情了吧。

“我觉得放在你这里比放在我这里更好。不用推脱,我在这里还可以时常去看看哥哥,你回去了就没办法常常来了。”

沉默了一会儿,叶修缓慢伸出了双手,结果了卡。本来稳健的双手少有的颤抖了一下。“我保证,每年清明节一定会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叶修将秋木苏收进了上衣左侧的内侧袋中,希望秋木苏能够感受到一些他的温度,或者说,是他在感受秋木苏的温度。

启程,上路,留恋只会徒增感伤。

回到家后,向父母问了好,便飞快打开两台电脑,动作娴熟地划卡登陆。刚想操作着君莫笑去到秋木苏身边,却想起来秋木苏还没有过神之领域呢。如果不是那件事,秋木苏也会是最早进入神之领域的那一批人中的一员吧?嗯,肯定。

叹了口气,叶修转到了另一台电脑前,开始了秋木苏的神之领域挑战。这些挑战对叶修来说无疑只是一些小case。

两天后,荣耀论坛。所有人都在讨论着一个名为秋木苏的枪手,又是一个没有转职的角色,只不过是全枪系罢了。

秋木苏顺利的在三天中进入了神之领域,不刷怪升级,叶修只是操作着他来到了君莫笑的身边,在对话框中打了一句:“老朋友,好久不见,过得好么?”

【韩张】扣子

有私设 肯定有ooc 尤其老林 我不会写!
非喜勿喷 纯粹满足个人脑洞
那么,正文开始



“喂喂,老林,你确定副队这会儿不会回来的对吧!”
“肯定啊,他这么个定时闹钟。我看过他行程表了,这会儿在健身房,还有半小时才回来。”
张新杰的房间中闪烁着刀刃的寒光。两人看着回归原位的一切,猥琐地笑了起来。
“喂,张佳乐,看不出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猥琐了。”
“还不是跟你一个寝被传染的。”
“跟孙哲平住一起那会儿也没见你练出来腹肌啊!”
“靠靠靠靠靠,老林你什么意思啊你!”
----------第二天----------
“副队上街了没?”两只猥琐的身影猫在霸图后门门口。
“上街了上街了,他不会不按时间表来的。”
“你们两个不去训练待在这里干什么!”洪亮的声音差点没吓得两人坐到地上。“跟我进去。”
两人一脸老实地跟着回去了,嘴里还嘀咕着:“还好没带钱包。”
“你们两个躲在后门干什么?现在是训练时间不知道吗!”
张佳乐瞄了林敬言一眼,笑嘻嘻说到:“副队不是上街买东西么,我们就送送他。”
“说老实话!”
完了这下死惨了,两人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
“那个,韩队啊,你先息怒啊。我们就是在副队衬衫扣子上做了点手脚。”
“对,张佳乐把副队的扣子都剪了一半。”
韩文清眼中闪过一丝忧虑,“你们两个,每人加训一小时。现在马上给我过去!”
两人刚出韩文清房间,“我靠,老林,你居然卖我!”
“那情况下还能怎么说,跟副队有关你把年终奖都上交都没用。”
“嘿嘿,还好跟副队有关,韩队只罚了一小时加训。”
“是啊,走吧,兄弟!”
“走!”
狼狈为奸两人就迈向了训练室。刚刚坐下,韩文清也来了,一如既往地坐下训练,神情却有些烦躁。邻桌的都开始私下议论起来,韩队怎么了。
声音愈渐大了起来,韩文清一拍鼠标,“安静!训练!”瞬间安静了下来。韩文清的心却再也无法安静,或许,从一开始就是乱的吧。
少有的,韩文清关了电脑,在结束前离开了训练室。回到寝室来回踱步,这时候寝室的门开了。门口的人惊讶地望着他,低头看了看手表,“这会儿不应该在训练吗?队长,你这样翘训练会给队员们带来不好的影响的。”
韩文清上下打量着张新杰,什么事都没有啊,大衣还好好地穿在身上,顿时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。不过想想也是,像张新杰这样站着坐着都不会有多余动作的人,怎么会有因为动作过大而把衣服扣子挣开的情况呢。“哦,刚刚处理了些事情。”转念又一想,扣子都剪了,那。。。。。。
“新杰,我跟你说件事,过来坐下。”
张新杰显然对突然被喊名字有些吓到,但依然来到了韩文清面前坐下,双手放在膝盖上,指甲剪的恰到好处,弯弯的正好沿着手指一圈。韩文清咽了口口水,“张佳乐把你的衬衫扣子都剪了一半。”
张新杰不可思议得低头看了看,“我居然没有发现,是我疏忽了”
刚抬头一个高大的身影便站在了自己面前,粗鲁的吻密密麻麻落了下来。手上一用力,扣子纷纷挣开,落到地上清脆的声音使得张新杰终于意识到自己已是一丝不挂。
“哼!张佳乐还做了件好事!”韩文清在张新杰耳垂上啃了一口,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势。
---------------第二天早上--------------
“张佳乐,根据把图战队队规第6条第8项,随意毁坏他人物品需赔偿次物品原价百分之八十的金额。”
张佳乐一脸苦像,“老林,你不是说副队回来的时候一颗扣子没掉么!”

有私设 有ooc
原剧情改编 非喜勿喷
第一次发文 有点小羞射【捂脸】